山东手造|锔瓷手艺人马国栋:手握金刚钻,专揽瓷器活

2024-03-27 09:35作者:admin

5月8日,在宁阳残艺堂锔瓷工作室里,马国栋正在对一只开裂的紫砂壶进行修复。作为泰安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、残艺堂锔瓷第七代传人,80后的他在继承祖辈的工艺基础上精益求精,让伤痕瓷器散发独有的“缺陷美”。

残艺堂锔瓷第七代传人马国栋。

“锔瓷这一行当,在民间被称作锢炉匠,最初是工匠走街串巷、修补生活器具的谋生手段。”马国栋介绍,匠人们在实践中规范出一套合理的锔瓷技艺,发明了独一无二的“金刚钻”和“锔钉”。“没有金刚钻,不揽瓷器活儿”,说的就是这门手艺。

锔补修复瓷器一般有捧瓷、定位、制钉、打孔、上钉、精修等步骤,不同阶段会用到铁锤、金刚钻、锔钉等工具。

“将瓷片沿着裂缝拼合,用绳子紧紧捆好,将其固定。这是锔瓷的第一步——捧瓷,也叫找碴对缝。”马国栋拿出一捆白色细麻绳,在茶壶上一圈圈缠绕着。接着,根据瓷器的样式、碎裂程度,用铅笔在茶壶表面画点定位,从而决定锔钉的数量和位置。

马国栋用铅笔在茶壶表面画点定位。

打孔和制锔钉尤为考验锔瓷艺人的功夫。锔瓷通常分为常活和细活。常活,又叫粗活,所用的金刚钻和锔钉大而粗糙,专为修复盆、缸等生活物件,以实用为主,马国栋的爷爷年轻时从事的就是这类手艺。而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如今鲜有人为了一口锅或一个缸,再找锔匠修补。

马国栋现在从事的叫细活,也叫秀活。秀活是对瓷器及紫砂等制品的艺术再加工,让其复原的同时,还能变成另一类独具观赏价值的工艺美术品。所用的金刚钻和锔钉小巧精致,工艺也比“常活”精密复杂得多。用金刚钻打孔时要万分小心,因为瓷器的厚薄不同,打深了容易崩瓷、穿透,打浅了锔钉就不牢固。

用金刚钻打孔时要万分小心。

“叮——叮——”铁锤落在铜丝上,发出清脆悠扬的碰撞声,这是制作锔钉的声音。“锔钉有金钉、铜钉、花钉等上百种,根据瓷器的材质和残缺情况使用,其大小也要根据器物的大小及破损程度来计算。”马国栋用镊子夹起做好的铜钉,卡进钻眼中,再用小锤子轻凿几下,锔钉便嵌了进去,严丝合缝。最后,对锔钉进行打磨精修,让瓷器看起来更加完美。

历经几个小时的“缝缝补补”,破裂的紫砂壶重获新生。全神贯注一整天的马国栋也终于松了口气:“虽然瓷器华丽标致且经久耐用,却无法避免易碎的致命弱点,锔瓷则给了破碎瓷器重生的希望。”

工作室里的松木陈列架上,摆放着马国栋的锔瓷“手伴”。有薄如蝉翼的锔瓷茶壶,有精致杯盏上的手工镶金,有传家宝明清茶壶的铜锔修复,锔补手艺从乡野村落登上大雅之堂。

马国栋的锔瓷作品。

“虽然这些器件贵贱不一,但于惜物之人来说,每一件都有它独特的故事,都是无价的。”马国栋回想起去年修复的一只老茶叶罐。“客观上说,它的修复成本要远高于本身价格,修复价值不太大。但客户表示这是家中老人的‘宝贝’,在身边几十年了。那意义就不一样了。”他表示,锔瓷就像一条纽带,连接着器物和人,让物主的情感与记忆得以延续。留住情怀,就是锔瓷的意义所在。

休憩片刻后,马国栋重新回到桌边,端起另一个待修复的瓷器,细细观察构思着。他透露,锔瓷除了必要的耐心细心,还要有一定的悟性和审美,要充分考虑物件修复后的艺术价值。目前,找他修复器具的客户来自全国各地,订单已经排到了明年。

大众报业·农村大众记者孙甲通讯员赵峰

最近关注

热点内容

更多